高门闺秀穿到民国后_第2章 被欺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2章 被欺 (第1/3页)

  庚叔一家是在躲避战乱时,为济圆和尚所救。

  如今,他儿子女儿都已长大,秘密参加了革命。

  庚叔和庚婶则留在济圆和尚置办的宅子里,看门守户,以及,帮着罗丛柏处理些私事。

  庚婶的身体是早年逃亡时落下的病根,亏的这些年生活安定,又有大明寺药堂的僧人出手,才叫她撑到了现在。

  不过,随着年龄渐长,她的身体也越发不好起来,若是寻不到根治的法子,与寿数上有碍,

  邵韵诗今儿烦恼的药方子,正是替庚婶琢磨的。

  听的晓冬的话,邵韵诗叹道:“去肯定是要再去的,只是接下来的药方,我一时还拿不准。”

  还有师姐办不到的事?师姐与医术药剂这一块的能耐,晓冬可是信服的。

  听的这话,她急道:“那庚婶的病,可如何是好?”

  邵韵诗见晓冬如此着急,不由的侧目,“你何时如此关心他人了?”

  被师姐这么一说,晓冬有些羞臊地道:“庚婶子又不是旁人。”

  晓冬父亲早逝,她随着母亲被族人欺压,养成了一副冷心冷肺的性情,这些年才好些。

  故而,她见不得旁人待她的一分好。

  邵韵诗没理会晓冬的嘟囔,复又捻起桌子上的药方,细查起来。

  晓冬见师姐又看药方,不由的问道:“这是给庚婶子拟的药方?”

  邵韵诗斜睨了她一眼,道:“你有空还是做做针线的好,师傅给你定的绣样,你可一样都没弄好呢。”

  晓冬的母亲,周琴是邵韵诗的针线师傅,另还兼着保镖。

  她对唯一的女儿,也是看管极严,女红上,半分懒都不给她偷。

  晓冬一听这话,生怕师姐直接安排自己去绣花,瑟缩了下。

  邵韵诗瞄见她这老鼠样,冷嗤了声。

  晓冬觑了眼师姐,咕噜转着眼睛,故意转开话头,“眼看着年根底下了,师姐,今年的义诊还办吗?”

  “你不是说罗大哥还没回来吗?”邵韵诗顺着她的意,皱眉道。

  今儿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